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武侠

华灯初上

[db:作者]2022-06-15 11:20:05

华灯初上,繁华的长安城更加热闹了,城西一带,更是人头涌涌,走江湖的卖药郎中,打拳卖艺的江湖好汉,唱戏唱曲艺的姑娘,卖糖葫芦的老头,专卖各种假古董的奸商,斗蟋蟀的睹档,卖淫的土妓馆,唱戏的小戏院,你喊我唱,人声鼎沸,一派兴旺景象┅┅御林军将军韩森,穿着一身府绸的便服,嘴上叨看一根牙签,悠游自在地散步着。

  韩森是将军,手下有八十万禁军,驻守在朝廷,作为宫廷御林军的统帅,韩森负文保护汉成帝的安全,地位十分重要。

  整个长安的人都认识韩森,他来这裹,吃85/">85/">到了韩森。

  赵飞燕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美人,你看她,随随便便当街一站,浑身上下便散发着无比的诱惑力,使得韩森立刻被吸引了。

  韩森走美仑美奂,专门要来招待王孙公子,韩森这一间便是如此。

  不过,此时他已经没有心思去欣赏房中的布置了,那怕是一间柴房,只要有赵飞燕躺在裹面,便觉得充满享受,无比舒服。

  赵飞燕早有准备,一进房,便迫不及待地脱下自己的衣服,躺在床上。

  韩森睁大眼睛,望着这具美妙的胴体,心中的欲火燃烧得更旺了┅┅赵飞燕两条雪白的大腿叠在一起,形成一个极具挑逗性的姿势┅┅她的秀发披垂素肩,娉婷婀娜,有如柳杨醉舞春风,玉貌花容,艳色照人,眉淡拂青山,杏目凝聚秋水,朱唇缀一颗樱桃,皓齿排两行碎王,玲珑嘴角,噙着欢笑,一双明眸,却是水光流转┅┅她已经一丝不挂,赤裸袒呈,酥胸如脂,玉峰高耸,那峰尖上的两颗紫色的葡萄,那圆圆的小腹之下,两山之间,一片令人回肠荡气的茸茸芳草,盖着迷人魂灵的神妙之境┅┅韩森已周身血液沸腾,热流潮涌般冲击着小腹,他已控制不住了。

  「小美人!」他爬上来,急迫地抱着她,如雨点般地吻其娇容,两唇相合,热烈的吻┅┅赵飞燕一步一步,实行着她的计划,首先就要怔服这个韩将军,然後再利用他的关系,进入官中,接近成帝,用自己的姿色再征服成帝。

  她热情加火,骚浪现形,美的身体压着她,那男性特有的突起的胸肌,随着他均匀的呼吸,一起一伏┅┅她情不自禁,抱着韩森的头一阵狂吻,一股男性气息诱怒,使之心中一阵神荡┅┅韩森更加抖嫩悄神,提起宝剑,狠抽猛插,才攻数下,她已经欲仙欲死┅┅「好哥哥┅┅亲哥哥┅┅不能再插了┅┅我没命了┅┅哎唷┅┅亲丈夫┅┅」赵飞燕的浪叫,更激越韩森的疯狂,他又凶猛地插了数次┅┅「亲爹┅┅饶命┅┅我┅┅被你┅┅玩死了┅┅舒服啊┅┅哎唷┅┅我┅┅全身散了┅┅」一阵阵的淫叫,激起韩森像野马一样,在草原上尽力驰骋,他紧搂着她瘫痪似的娇躯,也不管她的死活,用足气力,一下下很冲进去,急风舷雨,剑头像雨点般撞在她最敏感的那一点┅┅赵飞燕死去活来,不住的寒噤,颤抖着,樱口张开,直喘气,连「哎唷」都叫不出来┅┅韩森感觉她的小洞紧急的收缩,内热加火,一阵烫滚,知她泄了┅┅「我┅┅又丢了┅┅冤家呀┅┅你┅┅饶命┅┅情哥哥┅┅心肝哥哥┅┅小婊子不行了┅┅」韩森也控制不住了!

  「小婊子┅┅奶夹得┅┅好紧┅┅臭婊子┅┅我要┅┅射出来了┅┅」「亲爹┅┅快射┅┅射死我┅┅烫┅┅啊┅┅舒服┅┅臭婊子舒服死了┅┅」一阵酥麻,寒颤连连,二人都舒畅地泄了,躺着喘息,谁也不愿再动了。

  暴风雨过去了。

  「我嫖了那麽多婊子,从来没像这一次那麽舒服,奶真是天生的荡娃!」赵飞燕静静躺着,低低地喘息着,脸上不由泛起一阵羞肝,奶这宝贝使我又爱又怕。」她专心致志地含看,吸吮着┅┅「啊┅┅啊┅┅小娘子┅┅奶┅┅」韩森的宝剑又慢慢出鞘了┅┅赵飞燕像个清洁工人,仔细舔着宝剑,舔去上面之液体,舔着剑尖┅┅「啊┅┅臭婊子┅┅我饶不了奶!」他口中喊着,心中却戚谢赵飞燕,她使他的宝剑又坚硬地举起来了。

  赵飞燕又爬上床去,把两条大腿架在韩森的肩上,淫荡地分开。

  「情哥哥┅┅快来┅┅好丈夫┅┅小婊子又空虚了┅┅好哥哥┅┅给我止痒吧!」韩森低吼一声,又把宝剑插入洞中!

  赵飞燕这时头恼美女大有人在,奶想当上皇后?难!」「我自有妙计。」赵飞燕很有把握:「再说,我如果当上皇后,一定不会亏待你,我会有办法,将你提升为兵马大元帅。」这句话果然打动了韩森的心。

  「好,我们一言为定。」赵飞燕果然达美人的时侯了。

  说实话,汉成帝後宫三千佳麓,加上成千上万名的宫女,个个如花似玉,汉成帝根本眼花缭乱。

  除了皇后和三五个妃嫔之外,其他人他根本分不清楚。

  所以,每天晚上,汉成帝都是由太监带路。太监把他带美人的房间去,他就在那里过夜,所以,宫中的女人,都争相用金钱来贿赂太监,希望他把皇帝带美人虽多,但是看美女所没有的。

  小太监一看,皇帝很满意,心头一块大石落地。

  他悄悄拉上房门,退出┅┅不由「砰砰」直跳:究竟汉成帝会封我作甚麽呢?

  她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,紧张地等待汉成帝亲口说出她的封号来。

  但是,汉成帝却突然停了口。

  赵飞燕一时也愣住了。

  汉成帝一手按住赵飞燕,笑吟吟地望看她:「还是奶自己说吧,想当甚麽?皇后?妃嫔?」赵飞燕心中突然一动:今天晚上,是我和皇上第一次见面,他不会信任我的,於是赵飞燕便温文有礼地回答:「奴婢能够见美女,买通太监,送入宫中,希望用美色引诱我,当上妃嫔,在枕上刺探朕的计划,影响朕的决定。我不得不防,所以,每逢我和新见面的美女云雨之後,朕都会假装忘情,要封她们。有野心的女人在这时就会露出马脚,个个开口向朕讨妃嫔的封号。这样,朕便知道她们都是有野心的。因此朕有个惯例,凡是要想当妃嫔的,全部打入冷宫!」赵飞燕吓出了一身冷汗:「幸亏我刚才忍住了!」汉成帝在她的粉脸上亲了一口:「还是奶安份,只想当宫女,朕就满足奶,明天就把奶调美,没想美人,一举手一投足,全部散发看女性魅力┅┅赵飞燕本来还有些 悻心理:皇后虽漂亮,但自己的床上功夫好,可以取悦皇上。

  但是,经过一个月来她偷偷观察皇上和皇后行房的情景,她又失望了。

  皇后平日虽然端庄,但美女。

  赵飞燕在皇后身边当宫女,自然更没有机曾了,她心中更急了。

  远处,御花园中,两盏中着急,有甚麽办法可以将汉成帝的注意力从皇后身上吸引到她身上呢?

  汉成帝走入皇后寝宫,赵飞燕在旁服侍,但是汉成帝并没有多看她一眼,就走到皇后身边,亲热地搂着皇后,走向龙床。

  赵飞燕心中难过:自己对皇上的吸引力,竟然只是那麽短暂?

  汉成帝当着宫女的面,开始脱皇后的衣服。

  皇后也毫不害羞,当着众宫女的面,淫荡地笑看!

  衣裳一件一件掉在地上皇后的裸体呈现在众人面前┅┅赵飞燕妒嫉地盯着,皇后的胸脯高挺,腰肢纤细,大腿修长┅┅皇后的身材保养得比谁都好,是赵飞燕所无法相提并论的。

  汉成帝拍拍手掌,示意宫女替他脱去衣裳。

  赵飞燕和另一宫女走上前,一前一後,替汉成帝脱下全身衣衫┅┅赤条条的汉成帝搂着皇后,倒在龙床上,当着宫女们的面,开始调情┅┅宫女们纷纷的尿味,硬是把一泡尿全吞到肚子 去了。

  这个举动大大博得了汉成帝的欢心,从此之後,每逢他要小便,都要叫赵飞燕来服务。

  这总是赵飞燕的一次突破。

  接着,她悄悄和御林军统领韩森联络,由韩森去寻找名医「永春山人」,配制了两副春药。

  这天晚上,汉成帝又将小便撒在赵飞燕口中,赵飞燕的手上早已悄悄抹上了春药,趁着此时,她的十指握着汉成帝的命恨子,手掌上的春药粉末渗透皮肤,进入了成帝的命根。

  汉成帝躺下睡觉,但是命根子上的春药开始发作,这春药是特制的,发作起来,又肿又痒又硬又疼汉成帝忍不住了,一个翻身骑在皇后再上,硬插进去,疯狂抽动┅┅但是,这副特制的春药有个特性:碰到女人的阴道分泌物,便会产生刺痛的感觉。

  汉成帝刚刚插入皇后阴道,便感到针刺的疼痛,立刻抽出。

  他疼得直叫,皇后也在一旁手足无措。

  这时,赵飞燕又跪了下来:「皇上,可能是染了脏物,让奴婢替皇上清洁吧。」说着,赵飞燕又张开樱桃小口,含住了汉成帝的命恨子┅┅这时,她的口中已悄悄含了第二种春药┅┅第二种春药不仅可以中和第一种春药的毒药,化解毒性,而且二药配合,更产生一种飘瓢欲仙的感觉「好,太好了,太舒服了!」汉成帝情不自禁大叫越来。

  经过这一夜,汉成帝对赵飞燕的好感大大增加了。

  「永春山人」是汉代有名的大夫,他配制春药的确神乎其技,汉成帝经赵飞燕这麽一含,顿时疼痛尽消,浑身舒泰,呼呼入睡了。【完】

您好,您暂时不能浏览帖子的全部内容,请 登录 | 没有账号? 请 注册

上一篇:淫村母女花

下一篇:挨插女侠